東京都 切换城市

请选择您所在的城市:

    热门
    城市

    头条资讯

    发布投稿

    客服热线

    08091577766
    广告

    新冠肺炎疫情可能等不到封城,日本这些地方就先崩溃…

    2020-04-12 22:47:34

    来源:网络

    阅读:173

    评论:0

    日本几个都县府宣布进入紧急事态宣言后,就单说东京,由于商业区很多店铺都关了门,外出自肃不能说一点效果都没有,走在街上的人和坐电车的人还是明显少了。

    可是,与明显减少的外出的人们相反的是,连续几天东京的确诊人数都在刷新高,4月9日到4月11日,每天的确诊人数分别是178人、189人、197人。

    看确诊人数的上升,日本的形势似乎越来越不乐观,而在紧急事态宣言下,到5月6日之前的这段时间,如果数据上没有极端变化,恐怕日本政府不会再有另外的措施,这一个月内都会停留在“自肃”上。

    而前段时间说的最多的封城话题,目前看是比较渺茫了,且不说很多政策都因无法强制而效果打折,封城带来的经济损失怕也是很难兜住。

    但是,病毒不会考虑这些,在日本出现的各行各业人员的确诊病例,都让人有些许担心另一个方面,就是等不到封城,日本社会的基础运行可能会先瘫痪。

    即使封城,有些行业还是需要有人坚守岗位,确保正常运行才能维持社会秩序和社会运转的基本需求,比如警察、政府机关人员、医疗人员,甚至是超市员工或者快递员。

    而这一段时间,我们看到的新闻当中,上述这些人员感染却在频发。

    4月4日,东京赤坂警察署,一名23岁女性巡查被确认感染,而她在3月31日的时候已经出现了发烧的症状。

    虽然赤坂警察署当时仅她一人确诊,但包括与她同为刑事课的课员30人在内,有过接触的65人自第二天起开始在宅勤务,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隔离。

    可是,警察署的工作总要有人在现场,在家完成的工作内容有限。赤坂警察署一下让65人在宅后,警视厅本部不得不派遣人员来支援赤坂警察署。

    这件事单看起来好像并不严重,只是一名警察确诊,几十名隔离,再调派百人而已。但如果接连有警察确诊,每次确诊都要相应隔离一部分人,而警力人员肯定是有限的,最后要从哪里调配人员呢?

    然而,在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好的解决之前,警察的感染却没有停止。4月12日,负责皇宫警备的,在赤坂护卫署工作的50多岁男性护卫官确诊。

    与此同时,还有一个新闻,是东京拘留所收容的一名60多岁男性被告也被确诊感染。这是日本目前为止第一例在拘留所感染的病例,一个收容在拘留所内的人,那他的感染源范围就很小了。

    不只东京,大阪府警西堺署交通课一名30多岁男性巡查长也被确诊,是大阪府第一例警察官确诊病例。

    这一例又一例的确诊,都在指向一个并不乐观的势态,就是警务人员在接连被感染。往小的说,警务人员至少负责社会治安的部分,如果警务人员接二连三被确诊感染的话,一开始可以调派支援,但势态如果没有得到控制的话,总会挨到无人可调派的那一天,到时候社会治安怕是真的要交由老百姓“自肃”了……

    还有一些政府相关机构,确诊一例连带着整个办公场所关闭。比如4月3日,新宿年金事务所一名60多岁职员确诊后,新宿年金事务所关闭消毒。

    当然,这个新闻里最让人担心的是,确诊的职员是窗口业务担当,他可能也接触到普通都民,而与他有可能有亲密接触的同事也被要求在家隔离待机了。

    在自肃的情况下,电车并没有停运,不少社畜还是要乘坐电车上下班。早在2月份的时候,就有电车站员感染的新闻,而站员感染似乎也是不可避免的,本月内京都府东向日站的站员被确诊了。

    不管是警务人员也好,政府相关机构职员也好,还是电车站员,都是现阶段在不封城的情况下也需要继续运行下去的机关,甚至即便封城了,警务人员大概率也还是要继续工作的,他们的接连感染持续扩大的话,最终导致的会是整个警备、交通或者是行政系统的崩坏。

    除此之外,即使封城也一定要运营的,比如超市员工或者快递配送员,这些人员也有确诊感染的新闻曝出。

    当然,比起这些行业,眼下最让人担心的,也是疫情当下最不能崩坏的机关就属医院了。青年君之前分析过日本的医疗现状,当时,青年君也有说过,比起硬件设施来说,日本最需要担心的“医疗崩坏”实际上来自于医务人员的相继感染,致使医疗人员紧缺的局面。

    就像之前说的,再好的医疗设备,没有专业的人来操作的话,所谓医疗系统也不过是堆无法运转的机器。可是,这段时间,看着最让人焦心的新闻或许就是医务人员的感染了。

    东京都4月12日又有超过165人感染,而这其中,有约90人是中野江古田医院的相关工作者。

    而医务人员的感染,几乎是在日本各地都在上演。富山县富山市民医院的看护士师10人被感染。

    北海道札幌呼吸器科医院包括患者和药剂师在内,7人被感染。

    福井县立医院2名女性看护师确诊感染,2人接触的患者和同事约100人。

    而上述这几起院内医务人员感染事件,仅仅是4月12日这一天内报道出来的。

    4月7日的时候,日本医师协会在召开记者会已经表示过医疗机关人员不足的现状。

    可是,同样在这一天,相信人们还看到了另一个新闻,就是庆应大学医院40名实习医生聚餐,致使同医院的99名实习医生被隔离,在全员做完PCR检测后,确诊18名实习医生

    仅隔一天,4月8日,同样滑稽的事情在京都大学医院再次上演,包括实习医生57人、医生44人、事务职员15人合计116人举行了会餐。

    然后就在医疗人员已然紧缺的当下,这116名医疗人员开始在家隔离……

    靠谱君当时看到这两个新闻的时候,简直脑壳都疼。一想到这些聚餐的实习医都是将来要成为治病救人的医生时,不得不让人担忧,日本的医疗系统真的是在崩坏的边缘了。

    而实习医聚集会餐并且确诊的新闻,社会影响甚至更坏。作为医务人员,应该相对于普通人来说更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却在明确要求不要聚集,外出自肃的情况下,举行聚餐。如新闻标题所说:这是作为医疗者不可宽恕的行为。

    从不大量做检测开始,日本一直在强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医疗不崩溃。我们也在很多海外国家的实例上见证了医疗崩坏后的惨状,无论封城与否,包括医疗、警备、行政,以及民生相关在内的几个体系,都是经不起崩坏的。

    可是,就目前日本确诊的新闻当中,经常伴随的关键词包括聚集性感染、感染路径不明、亲密接触者难以追踪、院内感染等,每一个单另拿出来都是隐患,也都可能是感染爆发的信号。

    封城或者全面检测,从来都不是日本政府的首选方案,那也许只能成为最后救命的方案了。


    关键词:

    人已打赏

        ×

  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  打赏金额
        • 1円
        • 2円
        • 5円
        • 10円
        • 20円
        • 50円

  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  打赏记录
        ×

  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  加载更多